秦浩的“不络葛” - 金黄色的云朵过夜了
金黄色的云朵过夜了 
《金黄色的云朵过夜了》(以下简称《金》)是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合唱作品。这首歌也是我最喜欢的合唱歌曲之一。如果说过去也有很多的曲目能够让我觉得“好听”的话,这首歌却是唯一能够让我“感动”的。

《金》是一首十分忧郁的歌曲,但与一般的悲情歌曲不同,《金》可以说是用了相当明亮的调子来反衬这种忧郁。另一方面,《金》的歌词也写的相当出色:

金黄色的云朵 / 在那悬崖岩石的胸膛上 / 息了一夜
他一清早急急忙忙启程 / 在那蓝色天空愉快游戏
只有潮湿的痕迹留在老而皱裂的石岩上 / 于是他就孤独的 / 站在那里 / 深思着
他在荒野中 / 低声哭……


词作者莱蒙托夫完美的将“辉煌”与“孤独”作出对比,成功的用金黄与深青在五线谱上完成了一幅壮美而悲怆的印象画卷。有意思的是,歌词中多次出现了“他”——匆忙启程、愉快游戏的“他”;独立深思、低声哭泣的“他”——这些个“他”却似乎并非单指一人。这个泛指的手法跟中国的《诗经·秦风·蒹葭》如出一辙,带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如果你还能稍微了解一点柴可夫斯基本人遭遇的话,这篇歌词或许会带给你带来更多的联想。

其实自从合唱团排练《金》开始,我就很想把这首曲子介绍给大家。然而与这首歌的艺术价值完全不相称的,这首歌在网上几乎找不到任何资料,既没有 MP3 资源,甚至也没有现成的歌词。下面的这个版本是合唱团 2008 年 11 月 23 日在中国文化中心的彩排录音。在我们本周六的演出上,大家也可以听到这首歌。



下载地址:http://www.qinz.net/temp_data/20081123/ ... _remix.mp3

武曲天相 
于是他就孤独地。。。。“就”是不是有点不齐啊?
不会已经是你混过的效果了吧?

秦浩 
老实说,不齐的地方多了去了:TEETHS: :TEETHS: 那个“就”绝对不是混音造成的回音:SKULL: 你可以对比一下原声版嘛:THINKIN:

ivan 
咱连个歌都整不齐,惭愧啊!:SEE_NO_EVIL:

Ellen  
我是你父亲的学生。看了他的博客,于是LINK到了这里。

因为在德国学习、工作过不长的几个月,但在那儿结识很多朋友,有很美丽的回忆。

唱歌、旅游、摄影。。。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也是我热衷的。所以看了你的博,还挺有感觉。。。

秦浩 
那是老前辈了:SMILE: :SMILE: :SMILE:

Debora  
华丽丽地飘过~~

liuchang 
回去看你挺正常的,不像受过刺激的人啊……

秦浩 
已经麻木了:TEETHS:

Ellen 
拜托,不"老"的前辈好不好!

不过确实看到你长大了,呵呵:BIG_SMILE:

秦浩 
可是你这第二句说的让我很难认同你的第一句啊:SKULL: :SKULL:

才才 
蛋糕旧了点,还没老:SMILE:

秦浩 
就是,把外头的一层剥掉其实还能吃:SEE_NO_EVIL:

ivan 
外焦里嫩!

秦浩 
老大,其实我知道你也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TEETHS: :SURPRISED: :DOG_FACE:

Debora 
叔叔,半个月了哦~~更新呢?有进展吗?不可以偷懒哦:)

秦浩 
最近灵感枯竭鸟:SEE_NO_EVIL: :SEE_NO_EVIL:

评论 

发表评论

填写下面的表单来发表您的评论。









插入标签:


:-_-: :ANGRY: :ANIME: :PERSPIRATION: :BIG_LAUGH: :BIG_SMILE: ^_^bbb :BLUSHED: :BOWING: :CHILLOUT: :CONDUCTOR: :CRYIN: :CURSOR_STAB: :DOG_FACE: :DROOL: :EVIL_SMILE: :EYE_CLOSE: ;) ;-) :FAINT: :GROWLER: :HAPPY: :HEY: :JUGGLING: :MEDITATE: :BIGGER: :MUAHAHAH: :NORMAL: :OO: :OOPS: :PACMAN: :PACMAN2: :PAIN: :PANIC: :PARANOID: :PAT: :PIRATE: :PLOTTING: :SAD: :SCARED: :SEE_NO_EVIL: :SHOOT: :SKULL: :SMILE: :SMITTEN: :SMOKE: :SORRY: :SPEACHLESS: :SPEAK_NO_EVIL: :SUCK: :SUN_GLASSES: @_@ :SURPRISED: :SWEET: :) :-) :TEETHS: :THINKIN: :TONGUE: :UUUUUUU: :WISPER: :WOOO: :WOW: :WTF: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