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的“不络葛” - 《One Night in Beijing / 北京一夜》小析
《One Night in Beijing / 北京一夜》小析 
一直以来对陈升没有太多的喜好,《北京一夜》(以下简称《北》)大概是我听过他唯一的作品。所知虽少,但却主动被动的听过多次,由最初的不为所动也逐渐变为最近的感触良多,故而忍不住上到这块近乎干涸的地皮上来泼点水。但因为有点上纲上线,所以希望不要闹出“刺卫宣”或者“刺淫奔”一类的笑话。:SKULL:

我头一次听这首歌是在大约06年的一次 K 友会,老大 Ivan 一力担当了主唱到花旦的所有角色!在我听过的所有版本中,老大是最 Rock 的!:EVIL_SMILE:

恐怕对很多人来说,《北》的题材是不感冒的,歌词是大白话的,曲调是似是而非的,陈升的歌喉是马马虎虎的,刘佳慧的京韵是不敢恭维的……所有这些,都几乎能够成为一首失败作品的标志。但《北》非但没有失败,在同期的作品逐渐随时间之河而去的同时,它却如同水中暗礁,沉默但坚定。

这种感觉,让我不禁想起摄影中的一类作品——黑白纪实。这类作品没有绚烂的色彩,没有动人的美景或容颜。它们或是街头一角,或是窗台一物,并不引人注目。但当少年变成老人,再次通过这些照片回顾当时的情景,却往往让人热泪盈眶。

窃以为,不管是有意无意,《北》的价值所在,正是能成功的体现了这么一种氛围。在表面上,这是一位在台湾出生的人对北京的感慨。然而在更深的地方——“老妇”、“征夫”、“城门不开”、“良人未归”、“别喝太多酒”、“人皆动真情”——隐藏在这些符号下的,却是那东渡台湾的父辈们对故乡的深深羁绊。在时代的背景下,当时很多人主动或被动的离开大陆,也离开了在故乡的亲人。在这里原因姑且不论,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初都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半个多世纪。几十年的等待,足以让曾经踌躇满志的青年变成生活都不能自理的老者,天各一方的无奈,却使得那颗思乡之心有如炭火,欲熄却不绝。

这种感觉正如余光中的诗: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让具有象征意味的符号去激起人们心中的潜思。

附:《北京一夜》歌词

北京一夜(One night in Beijing)
曲:陈升
词:陈升、刘佳慧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人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高歌的男儿是北方的狼族

人说北方的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
呜………………我已等待千年为何城门还不开
呜………………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地安门

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没有人不动真情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debora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觉得这歌在讲一夜情。。。。。。偶面壁:TONGUE:

 
简单做个减法,忽然可以用“十几年前”来形容那时的同济。
第一次听《北》,是钱妍和萧晴的合唱。
貌似小卖部之前有个小桥。
钱妍学着京腔,吓我一跳。

秦浩 
@1楼:思想不纯洁,赶紧面壁去!
@2楼:好久没有大家的消息了。有多少人还在德国呢?现在回想起西北一楼是有点“Long long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的感觉了……:SMOKE:

ivan 
我居然早在06年就唱过 ,我热泪盈眶了。。

秦浩 
好像是在大家乐……:TONGUE:

 
那就@一下3楼,还是要简单做一下数学,数一下,是三楼。
如果没啥差错,老佛爷应该还在汉堡。
掐指一算,九年前的今天,我在柏林。
柏林之前,溜达到汉堡,住在老佛爷自己的家里,她买的别墅。
如果你还记得老佛爷的话。
记得钱妍骑自行车带着老佛爷去家乐福买东西,回来形容给我们听:一只蚂蚁骑着一头大象……

秦浩 
老佛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某位喜欢打哈欠的……不过好像和大象联系不起来……人老了记性就是不好啊:SKULL:

 
喔唷,您老是贵人多忘事啦……
像我这种没事就是记些芝麻小事的,已经被一帮子人认定:早晚要得老年痴呆……
心有戚戚焉……

不过,貌似你不是记性不好,是逻辑思维不对头了啦
老佛爷的关键字:汉堡,别墅,大象
打哈欠的是喵呜吧,哪个能装上去啦

喵呜还在德国吗?

这次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溜达好大一圈,一个老同学都没碰到
要么就像你们,联系不到了
要么就是阴差阳错,擦肩而过了

哦对了
今天2011.11.11
六一儿童节快乐!

秦浩 
以前能称为大象的好像是张研吧?不过那是个“他买了别墅”不是“她买了别墅”:SEE_NO_EVIL:

 
老佛爷的原名,我也忘记了
就记得我们叫她:罗姐
年长我们十来岁,有点代沟,有点强势
不过对我们还算照顾
否则也不会巴巴地跑到汉堡,还住她家

张研,到了德国就没联系过
不晓得现在何处

记得当年喵呜张文颖也在柏林
不晓得现在何处

一个个都散落天涯,再也找不到联系方式了
即使百度google,也没用了

秦浩 
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印象了,人老了还真是……:SCARED:

LL  
懒成这样,一年了不更新,这让我这个忠实粉丝情何以堪啊!!!——LL

评论 

发表评论

填写下面的表单来发表您的评论。









插入标签:


:-_-: :ANGRY: :ANIME: :PERSPIRATION: :BIG_LAUGH: :BIG_SMILE: ^_^bbb :BLUSHED: :BOWING: :CHILLOUT: :CONDUCTOR: :CRYIN: :CURSOR_STAB: :DOG_FACE: :DROOL: :EVIL_SMILE: :EYE_CLOSE: ;) ;-) :FAINT: :GROWLER: :HAPPY: :HEY: :JUGGLING: :MEDITATE: :BIGGER: :MUAHAHAH: :NORMAL: :OO: :OOPS: :PACMAN: :PACMAN2: :PAIN: :PANIC: :PARANOID: :PAT: :PIRATE: :PLOTTING: :SAD: :SCARED: :SEE_NO_EVIL: :SHOOT: :SKULL: :SMILE: :SMITTEN: :SMOKE: :SORRY: :SPEACHLESS: :SPEAK_NO_EVIL: :SUCK: :SUN_GLASSES: @_@ :SURPRISED: :SWEET: :) :-) :TEETHS: :THINKIN: :TONGUE: :UUUUUUU: :WISPER: :WOOO: :WOW: :WTF: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