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消费电子产品展 - IFA 2007 
...... 同样是因为我的 Studienarbeit 要参加展出,所以我又破例去了一次 IFA。

这一次的 IFA 与我上次去的时候略显丰富,不过液晶和等离子电视仍然是热点中的热点。展厅往往被铺天盖地的大屏幕所覆盖,而 MP3 播放机的小玩意基本没有办法吸引我的注意力。不过即便电视一道也有登峰造极者,夏普展出的了它的108吋彩电,以至于我都有点“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ANGRY:

今年 IFA 的各展商虽然没有像前年 SONY 异常出色的布展,但平均水准却比前年稍好。同时为了吸引人气,许多较大的展商还邀请了乐队前来助阵——我在 TREKSTOR 的展位上看到一大票时髦漂亮的小姑娘在等待4个小时以后才开始的演唱会,似乎是一个叫什么 US5 的奶油小生组合,名不见经传,令人费解。

因为对一般的电子产品早已耳熟能详,所以没多久之后我就直奔主题。经过几番寻寻觅觅,我终于在一个冷清的大厅里找到了我之前所在项目的展位。当然同一展厅里,即便是赫赫有名的弗朗霍夫研究所也几乎门可罗雀,这一点也让我的心理平衡不少……严格说来,IFA 这一“消费电子产品”展确实也不是给我们准备的。

既然无甚可看,会面也就极其简单。跟老师寒暄了几句就奔往其他的展厅了。

我在这次展会上最有意思的经历是遇到了一个旨在帮助和拯救艾滋病患者的基金会——Michael Stich Stiftung。他们不仅在展厅中摆满了造型统一,但纹样各异的座灯,同时,他们还在展位上提供颜料,让游客自行在一个空白的灯罩上绘画,然后把这些作品捐献给基金会。我看此举甚是有趣,而且其时双腿已经走酸,于是便坐下来瞎摆弄了一阵子,也算是为大厅增添一点中国的元素吧:ANIME:

......

[ 查看全文 ] ( 19 评论 / 4065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2.9 / 2363 )
旧饭新炒·未曾正式公开的画作之《山口山》两幅 
我的第一张以《魔兽》为题材的画作是在2003年的10月,那是一张高等精灵的侧像。当时魔兽系列的《冰封王座》发行了有段时间了,大家都正在焦躁中等待传说中的终极网游《魔兽世界》。

那几年的画作多半都跟《魔兽》有瓜葛。将近一年之后我初买了压感笔,也算是艰难的踏入了彩色的世界。下面的这张《娜迦的崛起》取材于《冰封王座》片头动画。夜精灵最强大的猎魔人伊利丹(Illidan,一作尤迪安,目不能视物,《魔兽》中有数的帅哥)在因为路线问题蹲了整整一万年的监狱后,为了将功赎罪,累死累活的参与了抵抗燃烧军团的战斗,最后却因为使用了恶魔的力量,反而被他的亲哥哥所放逐。

在片头一开始他就在狂风暴雨和惊涛骇浪中说出了他的经典台词:“Betrayer...In truth, it was I who was betrayed. Still, I am hunted. Still, I am hated. Now, my blind eyes can see what others cannot. That sometimes the hand of fate must be forced.”——“有时候,命运的方向必须由自己来掌握!”。此时,一粒蛋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扭曲。于是他只好破罐子破摔,干脆从海中召唤出了娜迦——夜精灵那因堕落而被诅咒的同胞——走上了一条反人民反革命的不归之路。


750 x 516

2003 年画这幅画时的技术其实是很生涩的(当然现在也没有什么起色)。所以不久之后我还是回到了原有的风格上。

接下来的这张图严格说来是属于《魔兽世界》的。当时等这个游戏等的脖子都长了,到了 WOW 真正运营之后,我也从国内买了正版,但至今从来没有登录玩过——那几张安装 CD 对我的唯一意义就是让我把所有的音乐数据都抓出来了。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把这幅画放出来,后来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留到实在没东西可写的时候再发吧,那么现在也就是时候了。


后记:看看最近的博客,都快成了个人演唱会了。所以炒炒旧饭调剂调剂。

附录:
悲剧英雄伊利丹生平
《魔兽世界》正史

[ 查看全文 ] ( 17 评论 / 3592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2170 )
旧饭新炒·佼人 

【点击这里看大图】

几年前读老黄的《边荒传说》,很喜欢里头引用的一首魏晋时期张华的诗「佳人不在兹,取此欲谁与。巢居知风寒,穴处认阴雨。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①。之后有感而发,随手也写了几句:

山出云兮其广,水相沫兮其汤。
将余心兮何往,彼佼人兮他邦。


其实当时有些词句尚不满意,所以近日翻出来以后稍作修改,然后顺便在PS里头胡乱刷了几笔,就出来了上面大家看到的图片:D。另外要说的是,幸亏上次趁帮助某位爱兔人士整理电脑的机会偷偷搜刮了好多中国古典绘画的图片,这次作画之前很是参考了一番,临阵磨枪,哈哈!!!

最后说到老黄,想来爱读武侠的人都不会陌生。尽管他的作品中出现引用古诗词的情况并不多(倒是“虎躯剧震”被用到了恐怕无数次:D),但是引用的诗词无不恰到好处。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大唐双龙传》中的“邪王”石之轩万念皆空,决定皈依佛门时吟诵的唐代司空图的「大风卷兮,林木为摧,意苦若死,招憩不来。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往,苦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②,传神的刻画出了一位失意于时代的末路枭雄的形象。

【注①】张华(232年-300年),字茂先,范阳方城(今河北固安县)人。西晋文学家、诗人、政治家。《边荒传说》中的引文出自张华《情诗》五首之一,原文如下:「游目四野外,逍遥独延伫。兰蕙缘清渠,繁华荫绿渚。佳人不在兹,取此欲谁与。巢居知风寒,穴处识阴雨。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

【注②】司空图(837年-908年),字表圣,河中虞乡人。《大唐》中的引文出自他的《二十四诗品》中的《悲慨》篇。原文如下:「大风卷水,林木为摧。适苦欲死,招憩不来。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丧,若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此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文中会使用“若为雄才”而不是“苦为雄才”?意思上似乎说不过去,难道网上所有的资料都有笔误?不解ing……盼有达人解惑。

[ 查看全文 ] ( 8 评论 / 10581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2439 )
冬天的火车 
这两天柏林明显转冷了。虽然还没有真正入冬,但迎面而来的风中俨然已经浸透了冬天的味道。因为有好友要离开柏林去慕尼黑,所以这一次的主题也就跟火车搭上了关系。不求表现什么,只是一次借助PS处理功能的Concept Art尝试:)



P.S.昨天跟HB和Ivan去火车站送了LC。最后这一个多月来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因此分别的时候也分外不舍。小姑娘LH都不敢到车站来,怕控制不住情绪:P。幸好HZ这次特地跟她一同过去,所以大伙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 查看全文 ] ( 6 评论 / 3585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4240 )
旧饭新炒·未曾正式公开的画作之精灵iPod广告 
2005年6月29日的东西,其实最初是打算画一张WoW的同人的。当时刚刚看到电影院的iPod广告(用Gorillaz的Feel Good Inc.作背景音乐的那个),回家以后就出来了这个:D



[ 查看全文 ] ( 3 评论 / 3859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2597 )
旧饭新炒·未曾正式公开的画作之SNK人物纪念 
......
好了,言归正传。2001年的时候国内著名的原创漫画网站火神岛发起了一次以纪念SNK为目的的集体创作活动。短短一个月之内大约有上百名作者提交了大量的SNK系列人物画像,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Fans们对SNK热情仍然让人叹为观止。后来有高人将所有的人物拼在一起,号称要送往杂志社刊登,但当时我已身在国外,其最终的结果不得而知。

活动报名的时候我登记了两个人物:其一是最早出自《阿斯拉斩魔传》的忧郁大姐“色”,以及仅仅当过《真·侍魂——霸王丸地狱变》最终BOSS并最后嫁给千两狂死郎的巫女小妹“罗将神·水姬”。其中“色”最先完成并并入合集,然而因为时间仓促,后面的那张“水姬”却爽约了。和服上的纹样实在是太复杂了,手头又没有资料……其实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本来是想把《甦醒的苍红之刃》中的类绫波丽角色“命”也捎带上的:P



然后是最后火神岛制作的合集(点击查看大图): ......

[ 查看全文 ] ( 5 评论 / 5329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2.9 / 4384 )
头顶水壶的少女 
前段时间下载了很多的Concept Art大师的作品,看的手痒,跃跃欲试。然而结果也在意料之中——完败!看来没有系统的学习还真的是不行啊……只好把铅笔稿放上来充作一个月来拖欠的家庭作业。



俗称为“原画设定”的Concept Art看起来容易画起来难。大师(比如Craig Mullins)和牛人(比如陈晓晔)们只需要寥寥几笔就可以勾勒出一个完整作品的神韵。套用一句广告词,可谓是“滴滴香浓,意犹未尽……”。其实Concept Art中用笔看似随意,但是每一笔都是千锤百炼的结果,自是我等三脚猫难以望其项背:P。

[ 查看全文 ]   |  永久链接  |   ( 3 / 4007 )
夜荷 
随性而作,奈何笔头不济,姑且远观之。



下面是这幅图的WIP ......

[ 查看全文 ] ( 3 评论 / 2812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4594 )
天路 [Road To Heaven] 
一个星期前青藏铁路历史性的通车备受瞩目。不难想象,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中进行施工要冒着多大的危险。“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这是韩红《天路》中的一段。听着这歌声,我也仿佛飞到了青藏高原上,与牧民们一同共享铁路通车的喜悦。



最近似乎对压感笔终于有所心得,这幅画已经是我第二次没有用纸来进行打稿了。看起来好像还过得去,不过……那个……不要问我为什么是蒸汽机车……污染环境啊……(旁白:还我鸟笼山!!!)……汗……

[ 查看全文 ] ( 2 评论 / 3999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5709 )
无痕 

纤体披轻罗,俏脸映花灯。
朱唇方自启,素指已带嗔。
日月凝心曲,天地落琴声。
但共一霄醉,不羡九五尊。

《无痕》的插图是最近才配上去的,其实原先也并非为《无痕》而作,而是第一次尝试不用纸而直接在PS中打稿,然后再顺便试一试包含效果的PS笔刷。到了最后想要加点文字上去,只好顺手贴了《无痕》,看样子也还可以接受。 ......

[ 查看全文 ] ( 2 评论 / 2825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298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