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和山的彼端』 
近一周来柏林秋色渐浓。今日远望,颇喜云色之意境,摄之成图,配上一首陈年旧作①,姑且自娱。正可谓是:

日沉星稀秋见晚,叹词起处现人家。
云来雾往非彼日,吟罢方觉是陈腔。



【注①】图上的题词乃是两年前的拙作《佼人》:“山出云兮其广,水相沫兮其汤。将余心兮何往,彼佼人兮他邦。”

[ 查看全文 ] ( 5 评论 / 3037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28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