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Shanghai 
18日的傍晚,抵达上海,准备搭乘20日的班机经阿姆斯特丹飞回柏林。

蒙熟人帮忙,我这次在上海的落脚地是解放日报的招待所。办理完入住手续后也无甚事可做,腹中辘辘,囊中羞涩也不敢轻易找个馆子,所以只好老老实实的到麦当劳点了个套餐。结果不幸又吃撑了,合着带了相机,于是傻乎乎的冒雨便上了南京路。可能因为天气的关系,南京路上虽没有晴日的熙熙攘攘,但平素的招牌与灯箱有了雨水的衬托,比以往越发的显得灯红酒绿起来。



从某岔道钻出南京路,掏出相机,没走几步路,便有一女子上前操着乡下口音询问是否需要特殊服务。这是老子三十年来第一次被拉皮条的搭讪,看来今后有必要检讨一下自己今天的装束和衣品。不过这次的搭讪仅仅只是开始,在我南京路的半小时消食之旅中,遭遇的搭讪者竟有四五个之多。然而更绝的是,第一位的乡下女子见我不搭理她,立马便换了英语询问……而某位上前问话的男子,竟然连中文试探都省了,一张口便是流利的英语:“Sir! Sir! ... Shanghai's lady is very beautiful!”,那口音我看多数大学生都赶不上T_T。这年头,外语啊外语……

这下我是真的体会到了陈升的那一句“不敢在午夜问路,怕是走到了桃花深处”的真意了。现在想来若是我应了一句,恐怕现在就有幸成为谢小盟童鞋的同行——专攻人体摄影去了吧。

上海的雨不大,但南京路的地面排水却很差,我的鞋子没走几步就完全湿透了。在尝试了几次左伞右机的拍摄之后,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住地,发出了上边的这些牢骚。明天还有大量的拍摄任务,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照着《盗墓笔记》里的办法,弄几块卫生巾垫在鞋子里吸吸水……

[ 查看全文 ] ( 19 评论 / 3335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2 / 42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