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楼客房的诡异事件【引子】 
星期五的时候跟贺老板的剧组一起到 Tiergarten 划船并讨论剧情。其间提到了一些诡异的题材……估计个人对这种事情颇为敏感,昨晚正好做了一个跟类似剧情有关的梦——按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道理,可见我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可惜梦到紧张之处的时候神经没绷住竟然醒了……这里姑且记下前头的部分,等日后梦到续集的时候再补上。也欢迎各位才子才女们发挥想象力来貂尾续狗。

在真正看脚本之前,先请各位看官进入朦胧一点的哈欠状态……

“我”与三位好友老大、才才和LC到某小城旅游,那地方临海,下午太阳西下的时候大家很高兴的在靠海的悬崖上拍了很多照片,临近傍晚的时候才又回到城中。才才说她的一个大学同学A刚在这个小镇买了一栋老宅开了一间小旅馆,可以给我们优惠。于是我们便欣然前往。

来到旅馆,发现才才的朋友给我们留了一张字条,说是临时有事出去了,让我们自己上到五楼的一间客房。对了,这里还忘了说,用作旅馆的房子是一栋五层小楼,看上去至少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小天井里杂物很多,虽然摆放得井井有条,但多数物品上面已经积了不少的灰尘。小楼的楼梯是环绕着天井往上的,用做楼梯的木板也还算结实,不过踩在上头的“咚咚”声自然是少不了。

我们一行人顺着楼梯上了楼,楼梯一侧的藤类植物长势很好,花盆里的土也很湿润,看来主人家对它们很是照顾。不过看上去楼里现下并没有其他的住户,因为我们在楼下取钥匙的时候看到那块挂板都是满的。五楼客房的陈设不像通常比较简陋的旅馆。房子很大,两室一厅的布局。木制家具虽然如小楼般的老旧,但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看上去倒像是旧时一些中产阶级的住所。

我打开了客厅里的百叶窗,太阳的余辉把整个房间印上了斑马状的条纹。我们几个人卸下行李,拿了些东西出来准备晚餐。老大今天累得不行,吃了点东西先回房去休息,LC打算先去洗个澡,但因为浴室只有一个,所以我和才才还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照片一边等着。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了水声和LC的歌声。

我们俩看着看着照片,眼皮子越来越沉重,最后不知怎么的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后来被一阵急切的铃声吵醒。这里还要补充的一点是,因为是老房子,为了通知住在楼上的住户,所以楼主人特意从楼下引了一根绳子上来并在末端栓了一个铃铛。这样一来,他只要在楼下扯一扯绳子,楼上的住户就能知道了。

我挣扎着睁开了眼皮,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客厅里仍然是一道一道的,看来我这一盹没有睡多久。开始我以为是楼主人回来了叫我们下去,后来发现铃声中好像还夹杂着女人的话语,于是便叫上才才来到走廊上。

楼下来的是一个老女人,大概有六七十岁上下,身材略有发胖,头发已经花白,不过气质很好,估计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大美人。看到我们,老女人似乎神色不善,让我们最好立刻从这栋楼离开,说这栋楼是不祥之所,还说什么曾经住在五楼套间里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会很凄惨。老女人说完话就离开了。才才似乎有点被这女人吓着了,而我则莫名其妙。但一天下来玩的实在太累,所以也懒得理会这种疯癫的家伙,于是便回到楼上。

折腾了一番,我们回到客厅时,发现浴室已经不再传出的水声和歌声。于是乎才才也回房取洗浴用品,我则继续在客厅里百无聊赖的看相机里的照片。

没看几张,才才突然惊慌失措的跑过来,看上去一付惊魂未定的样子。我愣了愣,问她怎么回事,她说LC不见了!她如果洗完了澡,这时候应该在房间里才对。我好像想起了点什么,跑到我和老大的卧室,打开门一看,铺盖什么的收拾得整整齐齐,老大却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不仅是两人,除了我刚才一直拿在手上的相机,我们其他的行李也都统统不知去向。

这时我也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因为我们来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我们俩打了个盹,感觉时间上怎么也不会太短,而现在太阳还挂在天上,似乎是一件不怎么合乎常理的事情。我掏出随身的手机想看看时间,手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才才的也是一样。过了一会我们想起客厅里似乎还有钟,走过去一看,钟也已经停了。指针停在大概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看来似乎是多年以前就坏了。

到了这种时候,那个老女人的话又清晰的浮现在我们的脑海中。我和才才也开始紧张起来,开始在房间里寻找可能有帮助的东西。可这么一找,怪异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天色尚可所以没有开灯,可现在发现房子里竟然没有电。更要命的问题是房子里非但没有电,而且还没有水。这就是说,刚才我们是不可能从浴室里听到水声的。

我立刻决定离开这处处透着诡异的地方,就算露宿街头也总比在这里等着遇到什么不测要好。就在这个当口,我突然听到才才的惊叫声。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才才正捧着一个本子站在那里,双手抖个不停。我赶紧把本子接过来,这俨然是一本日记,署名是A。顺着才才的手指,我看到下面的文字:

“……当年发生的那一桩无法挽回的事情,我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在等着,就在这里……现在,铃声响了,她来了……”。日记到这里就断了,可当我看到日记的时间便惊诧不已——“2019年4月13日,晴”——那似乎应该是整整十年之后。而这篇日记的墨迹边沿已经发黄,已然不知经过了多长的时间了。

我们俩愣了好一阵子。楼主人的日记,怎么会出现在一套客房里?为了求得问题的答案,我决定先从这本日记入手……可就在这时,走廊外又传来了铃声……

to be continued...


这个部分其实只能算是一个类似推理小说的设定和引子,发出来仅供娱乐。等以后有了素材再慢慢补剧情……当然还是太监的可能性居高……

这个开头也留下了一大堆的疑问。发生的到底是什么事情?那个老女人是谁?老大和LC到哪里去了?还有A在多年前(后)究竟发现了什么?一切有待补充……

[ 查看全文 ] ( 21 评论 / 3062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2.9 / 3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