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之旅——第二天 
【注】因为本人实在太懒,所以博文转载自旅伴康康的登山日记,再配上自己的插图若干。

阿尔卑斯之旅


2009年8月29日,阴雨转晴

雨下了一夜。早上起来也没有半点要停的意思。我们吃了早饭,就又穿上雨衣出发了。道路泥泞,雨衣防雨的另一个方面就是不透气,人闷在里面,捂得难受,一会儿衣服就被汗湿透了。能见度估计只有十几米。走了一段山石路后,我们进入了放牛的草场。远远的听到牛铃的声音,高低错落,就像是山地交响乐。由于能见度太低,我们的听觉反倒变得敏感起来,这些像是水滴入铁桶里的声音回荡在山间,生机勃勃的很是动听。经过一个拦牛的转门,我们一脚踏进牛的世界,牛的叫声和着牛铃的叮咚声,还有四周的濛濛雨雾,在这两千多米的高原上,让人觉得好像进入到仙境一样。不过之后的半个小时,我们就彻底的从仙境回到人间。有几头调皮的牛,故意占了我们本来就很狭窄难走的路,逼得我们有时要另辟蹊径从坡上的草滩绕过去,可是等我们绕过去了,牛也慢慢悠悠的走开了。我们就这样冒着雨,在乱石、烂泥、水坑和泡得稀烂的牛粪中找着可能的落脚点,用了半个多小时才从天堂里的牛阵中突围出来。果果和才才也在跨越分割牛场的电线时,在牛的骚扰下,慌乱中有幸尝试了被电到小腿的麻麻的感觉。

因为路上湿滑,我们几乎没有休息的可能,只是中间站着匆匆的吃了点东西,喝了些水。所以尽管天气不好,我们还是比计划提前到达了第二站:Mindelheimer Huette。

这一站还是只有通铺,区别就是房间是 10 人间。铺位还是一样的小。听说可以洗澡,我和果果很勇敢的拿了东西就冲了过去,发现淋浴间竟然是空的。墙上的小箱子有个投币的地方,旁边用小字写着:50 欧分 30 秒热水。我想也没想的扔了 1 欧进去,结果还没把身上的汗冲掉,水就变得刺骨的冰凉,我稍稍犹豫了一下,咬着牙用凉水把澡洗完。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就只剩下一张白脸和乌紫的嘴唇,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直到跑去餐厅喝了一碗热汤后,才终于恢复了些体温。蛋糕同学听说了我们洗冰水澡的噩耗以后,还是义无反顾的冲去洗澡了。回来以后没见到他嘴唇发紫,而且他还轻描淡写的说道:和我在广州上大学时差不多嘛!休息了一下后,天竟然也放晴了。我们商量了一下,换好干净衣服就跑出去玩了。因为不用背着大背包,轻松了很多。看着太阳艰难地撕开云层,透过缝隙把阳光洒在对面的山梁上,灰色的云层慢慢地变成白色,在温暖的阳光中一点点地分离成飘飘的棉花团,高远而透明的蓝天在云层间显露出来的时候,心理的感动也跟着缓缓的漫溢出来,从心里到手指尖,再渗透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融化了我刚才洗冰水澡被冻住的每个细胞。

吃过晚饭,我们在两个房子中间的空地上看夕阳,夜色很快的包围上来,风也变得凉凉的。

天一下子就暗下来了。忽然月亮从一朵云后面跳了出来,明晃晃的悬在头上,我们忍不住的唱起歌来,唱完半个月亮,接着唱金黄色的云朵,然后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词都记不全了,声部也不齐,我们还是唱得兴高采烈。两边房里的人都从窗口探出头来,给我们鼓掌喝彩。歌声和笑声回荡在两千米高原的夜空里。正唱得高兴,有个德国大叔冲过来对歌,蛋糕同学当仁不让的和他一决高下。还好有人呼唤大叔,这才把我们解救了。我们的手机在山上彻底瘫痪,没有信号了。

每日花絮:

1、我半夜爬起来上厕所,没拿手电。回来时在厅里不知道撞到什么人身上,吓得我魂飞魄散,只还能在嗓子眼里叫出一声。还好是上了厕所回来,不然估计就麻烦了。

2、我的登山鞋因为放在门口,不知道被谁收拾到门厅的鞋架上。因为前面挡着一个雨披,根本看不到。害我穿着拖鞋楼上楼下的找了半天。最后还是蛋糕个高、眼亮,在架子上层发现了我的鞋。不然我就要叫直升机把我吊下山了。没有鞋,想都不要想还能走下来。


一大清早出发,头一天的雨还没停


苦中作乐


雾中旅人


峭壁上的姑娘们


我们走,我们走……


山道多险,两头都不到岸


浓雾中的另一个山头,看起来像隐匿着择人而嗜的怪兽


穷山恶水


山道时隐时现,无穷无尽……


有恶牛当道,我等只能避让


一觉醒来,发现小屋周边多了很多东西,比如这个十字架


雨雾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蒸腾不休的云雾


远处的大山也渐渐显露出来


云雾中的山坡


远处的另一队登山者


太阳出来喜洋洋


我们下榻的小屋


天色将暗,距离小屋的晚餐结束时间不远。原定的小湖参观计划只好取消,在此地掉头回家


黄昏我们踏上小道(大家找一下我们的队伍在哪里?)


到哪里都不忘沾花惹草


浮云和光


五壮士


傍晚的阳光


明月出天山


[ 查看全文 ] ( 3 评论 / 3090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59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