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之旅——第三天【上午篇】 
【注】因为本人实在太懒,所以博文转载自旅伴康康的登山日记,再配上自己的插图若干。

阿尔卑斯之旅


2009年8月30日,晴

天快亮的时候听见有人起床,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就又睡了。起床时发现蛋糕已经不见了。我们几个简单洗漱后准备去吃早饭,发现蛋糕正举着他的大相机,在远处的山坡上狂按快门,

我放开嗓门大叫了一声:蛋糕! 吃早饭了! 又过了好一会,我们都快吃完饭的时候,才看到蛋糕同学一脸喜气地跑进来。估计是照到了他计划中的日出。

早饭后又出发上路了。天气晴好,万里无云。雨后的天空澄净深远,透明而温润的蓝色像是随时可以滴下来一样。出门不久,就进入长满矮松树的岩石地段。因为昨天下过雨,虽然太阳已经出来了,石面还是又湿又滑。加上又是下坡路,我们都走得跌跌撞撞的。没一会儿,就感到膝盖开始隐隐作痛,腿上的肌肉也开始发紧,加上昨天运动后的酸痛。开始的半小时很是艰难。背上的背包显得越发的重了。想起第一天晚上,才才一脸无奈的笑着说,我们真是吃饱了撑的,花钱买罪受的名言,此时越发的感同身受。走了快一个小时,我们在斜坡上找了块相对平坦的角落休息。刚刚为了集中精力都没怎么说话的大家,现在一边吃喝,一边又开始说说笑笑,似乎暂时忘了伤痛。敬业的摄影师蛋糕同学,一路都没忘了他的本职,在他的培训下,不管在怎样危险和困难的路上,只要听到“回头”的呼唤,我们都会很快的回头摆好姿势,露出很灿烂的笑容。

随着海拔的降低,植被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从两千多米以上岩石上的草皮,慢慢的看到越来越高的树,植物种类也开始丰富起来。导游一路介绍着各种花草的名称,指出有毒的植物。我们还看到很多肥肥的蘑菇在草丛里若隐若现的很是可爱。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一千两百米处的公路边的小站,坐在阳光里喝咖啡、啤酒。才才本来想喝没有酒精的 Malzbier,结果那个老板娘没听清,给了她一大杯的 Fassbier(扎啤)。当我们看到娇小文静的才才举着超大一杯啤酒从那个叫 Schwarzhuette(中文就叫黑店!)的店里走出来的时候,只能是鼓掌欢呼了。算算我们在两小时里,急降了八百多米。

接下来的路程是要把我们降下来的这八百米再升回去,不过在另一个山头。吃饱喝足了,我们又背上装备启程了。望望导游指的方向,完全看不到我们的目的地。只知道要先翻过眼前这座山,在下一座山的背面差不多山顶的地方,就是我们将要过夜的地方。为了能在天黑前赶到下个驻地,我们选了一条相对好走的近路,只是又要在短时间内完成从海拔一千二到海拔两千的速升过程。我们义无反顾的走进树林,开始在坡度三、四十度的山路上进发。慢慢的眼前的树越来越矮了,最后又变成了高原草场。牛铃的声音随着山风飘过来,遍地的野花在风中摇曳。周围是干净的空气和透明的阳光。脚下山坡青翠,前方远山如岱。似乎我们刚才走过的是藏在树林里的通往人间天堂的秘密通道。

在我们挣扎地走过通往山顶的天梯一样陡直的一段路后,眼前豁然开朗。在两个山峰的中间,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坡,我们的宿营地 Rappenseehuette 就坐落在这片草坡上。房子侧面伸出的天台下面是一个小小翠绿的湖。当我们精疲力尽的登上峰顶时,赫然看到了这个房子,几乎从心里欢呼出来了。经过简单的休整,我们又轻装上阵,不知疲倦的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高原平湖——Rappensee。 ACS和导游换了泳装在湖里畅游,蛋糕则又抱着他的宝贝相机跑前跑后的照像。我、果果和才才就懒在湖边的草地上晒太阳。湖水清澈,可以看到小小的鱼儿在水中悠闲的游来游去。还有一群野鸭子在湖面列队巡视。我们的游泳健将打起的水花在阳光下像是不断被抛洒的钻石,熠熠闪光。太阳像是有些倦了,不再像之前那么温暖,开始懒懒地往远处的山后滑下去。天空也开始出现粉红的霞光。

这一站我们很奢侈的地得到了一个六人间,而且每人都有自己的床。当我们迫不及待的想上床睡觉时,蛋糕还是很执着的拿了手电和相机,不顾夜风清凉,出去拍夜景了。等他带着寒气回到屋里,已经几乎睡着的我们又都从床上抬起头,抢着要看他拍到的星迹。看起来很像流星雨。然后大家又各自缩回床上,带着幻想到梦里许愿去了。

每日花絮:

从湖边回到驻地,我的拖鞋又找不到了,第二天要走时才发现一个德国大妈穿着我的拖鞋。她以为是驻地那里放着谁都可以穿的。


清晨起来上厕所,看到天色很美,所以赶紧全副武装披挂上阵


大山也羞红了……“头”……


这几位也很红


红红绿绿的很和谐


金色的云彩


仿若实质的晨光


清晨小屋


高山下的花……“园”……


小屋旁的小草


山坡上的牛


大峡谷,我们当天要下到最底下再上到更高的位置


回首望群山


陡峰如浪


一亩阳光


姐妹峰?


鹰击长空,人爬浅底


以肠代烟


[ 查看全文 ] ( 1 评论 / 3208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 3 / 55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