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Beijing / 北京一夜》小析 
一直以来对陈升没有太多的喜好,《北京一夜》(以下简称《北》)大概是我听过他唯一的作品。所知虽少,但却主动被动的听过多次,由最初的不为所动也逐渐变为最近的感触良多,故而忍不住上到这块近乎干涸的地皮上来泼点水。但因为有点上纲上线,所以希望不要闹出“刺卫宣”或者“刺淫奔”一类的笑话。:SKULL:

我头一次听这首歌是在大约06年的一次 K 友会,老大 Ivan 一力担当了主唱到花旦的所有角色!在我听过的所有版本中,老大是最 Rock 的!:EVIL_SMILE:

恐怕对很多人来说,《北》的题材是不感冒的,歌词是大白话的,曲调是似是而非的,陈升的歌喉是马马虎虎的,刘佳慧的京韵是不敢恭维的……所有这些,都几乎能够成为一首失败作品的标志。但《北》非但没有失败,在同期的作品逐渐随时间之河而去的同时,它却如同水中暗礁,沉默但坚定。

这种感觉,让我不禁想起摄影中的一类作品——黑白纪实。这类作品没有绚烂的色彩,没有动人的美景或容颜。它们或是街头一角,或是窗台一物,并不引人注目。但当少年变成老人,再次通过这些照片回顾当时的情景,却往往让人热泪盈眶。

窃以为,不管是有意无意,《北》的价值所在,正是能成功的体现了这么一种氛围。在表面上,这是一位在台湾出生的人对北京的感慨。然而在更深的地方——“老妇”、“征夫”、“城门不开”、“良人未归”、“别喝太多酒”、“人皆动真情”——隐藏在这些符号下的,却是那东渡台湾的父辈们对故乡的深深羁绊。在时代的背景下,当时很多人主动或被动的离开大陆,也离开了在故乡的亲人。在这里原因姑且不论,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初都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半个多世纪。几十年的等待,足以让曾经踌躇满志的青年变成生活都不能自理的老者,天各一方的无奈,却使得那颗思乡之心有如炭火,欲熄却不绝。

这种感觉正如余光中的诗: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让具有象征意味的符号去激起人们心中的潜思。

附:《北京一夜》歌词

北京一夜(One night in Beijing)
曲:陈升
词:陈升、刘佳慧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人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高歌的男儿是北方的狼族

人说北方的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
呜………………我已等待千年为何城门还不开
呜………………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地安门

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没有人不动真情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 查看全文 ] ( 12 评论 / 33475 次浏览 )   |  永久链接  |  相关链接  |   ( 3 / 6082 )